Skip to main content
 主页 > 法治报道 >

检察院的“门面担当”如何求极致

2020-09-14 19:28 浏览:
原标题:检察院的“门面担当”如何求极致

“诉讼经过提及精神病鉴定,鉴定意见为何没有体现?”“‘窜至’‘猖狂’两词,是否具有人格侮辱性?”近日,江苏省苏州市检察院内网刑检新时空栏目出现了一些“挑刺”的评论。而这些评论恰好都是针对同一类法律文书——起诉书。

起诉书是刑事检察工作的“门面担当”,被告人、律师、法官乃至社会公众都可以透过这份文书审视刑事检察工作开展的情况。如何提升起诉书制作质量,有底气让公众“挑刺”?苏州市检察院日前制发《起诉书制作规范指引》(下称《指引》),成为该市刑检部门检察官制作高质量起诉书的“秘笈”。

不做“差不多先生”

“‘苏北小张’这个称呼是不是绰号?”

“如何区分查获、退还、追缴?”

“因琐事与对方发生冲突,琐事到底是什么事?”

8月18日,苏州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勇结合《指引》向该市刑检条线办案人员讲授了起诉书制作规范。起诉书撰写不规范、文字表述不严谨、指控事实不明确、量刑情节未查清……这些典型“病症”让在场的很多检察官红了脸。

“司法体制改革让员额检察官成为全案全程负责的‘完整检察官’,在赋予检察官权力的同时,也对检察官办案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王勇坦言,改革前,起诉书往往需要经过层层审核才能发出,现在则由员额检察官独立撰写,这就导致原本统一出口的起诉书如今各行其是,甚至出现同一个检察院发出的起诉书格式不一、标准不同等情况。

随着司法公开的深入推进,起诉书也通过各种形式呈现在公众面前,接受公众的检阅,其质量好坏不但事关检察机关的“颜面”,也关乎公平正义的实现。为此,苏州市检察院适时出台《指引》,为制作起诉书制定了模板,划定了“红线”,以此全面提升文书撰写能力、案件审查能力、精准量刑能力、庭审应对能力。

记者注意到,小到对曾用名、别名、化名、绰号的区分,大到文字表达的中立、客观理性要求,《指引》分别对起诉书的首部、被告人(单位)基本情况、案由和案件审查过程、案件事实、证据、起诉要求和根据、其他事项等七大部分制定了详细可行的指引,力戒检察官成为“差不多先生”。

让起诉书说出真相

案件事实是起诉书的“最硬内核”,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感情不和而分手,是恋爱后分手还是结婚后分手?”“GPS定位器何时购买?如何安装?”王勇在电脑桌面打开了一个他正在修改的起诉书,红色的批注格外醒目。